總書記號召向“地球深部進軍”取得重大進展

                                            中國石油開啟我國“萬米時代”

                                            深地塔科1井鉆透10000米 刷新亞洲最深直井紀錄

                                            我國深地鉆探正式開啟“萬米時代”。2024年3月4日14時48分48秒,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中國石油深地塔科1井鉆探深度突破10000米,刷新亞洲最深直井紀錄,標志著我國萬米鉆探系列技術步入世界前列。

                                            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發出“向地球深部進軍”的號召,中國石油積極響應并開展理論技術儲備,加快向深地挺進。2023年5月30日,肩負科學探索與油氣發現使命、設計井深達11100米的深地塔科1井鳴笛開鉆。

                                            279個日夜里,深地塔科1井使用29支鉆頭和1060多根首尾相連的鉆桿,連續鉆穿12套地層。其井斜、井徑、固井等關鍵質量指標均100%合格,并創下我國鉆井領域多項紀錄。中國工程院院士孫金聲評價:“這在我國鉆探工程史上具有里程碑式重大意義!【詳細】

                                            向下滑動 >>>

                                            • 看點一:井深突破萬米意味著什么?

                                              孫金聲:突破萬米意味著我國油氣工程技術發展進入了一個嶄新的階段,代表我們初步構建了萬米深地鉆完井技術高地與原創技術策源地,一方面為實現領跑全球的萬米超深層油氣勘探開發提供了有力的科技支撐,另一方面為基礎地質理論、地球熱力學、地球化學等學科探索提供了關鍵的事例借鑒?梢哉f,井深突破萬米,將會加速打造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萬米深地鉆完井技術裝備”。這代表了一個國家鉆探工程技術的最高水平,對我國特深層油氣勘探的發展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促進作用。主要表現在以下5個方面:一是深化地質工程深度融合,解決了多套復雜地層安全高效鉆進難題;二是創新鉆井技術標準規范,達到了特深井安全鉆進要求;三是形成新的鉆柱動力學理論,指導了特深層安全鉆進;四是研發超高溫鉆井液,保障了特深層安全高效鉆進;五是關鍵工具裝備國產化,滿足了特深層鉆探需要。

                                            • 看點二:為什么到地下萬米找油找氣?

                                              孫金聲:近年來,我國油氣勘探開發主戰場逐步向深地、深水、非常規和老油氣田,即“兩深一非一老”領域拓展。

                                              萬米超深井鉆探是改變我國油氣對外依存度居高不下現狀的重大需求。我國陸上深層超深層油氣資源豐富,達671億噸油當量,塔里木、四川盆地深層超深層油氣探明儲量分別達到了37億噸和25.5億噸油當量,中國石油塔里木油田和西南油氣田均在8000米以深地層獲得重大油氣發現。深層超深層油氣勘探開發潛力巨大,其高效勘探與開發是未來油氣發展和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的重大戰略舉措。

                                            • 看點三 鉆探過程經受哪些極限考驗?

                                              孫金聲:我經常提到“一深帶萬難”。萬米是一道深坎。向地下鉆探,看不見摸不著,鉆穿地層層系越多,巖性越復雜,地層溫度越高、壓力越大。隨著鉆探深度的加深,難度呈指數級增長,諸多技術需求已經超出傳統鉆完井技術的能力極限,就像“一輛大卡車在兩條細鋼絲繩上行駛”。以8000米至9900米為例,同一裸眼井段穿越多套壓力地層,壓力窗口窄,出現嚴重漏失,井控安全風險高;井下鉆具受力狀態復雜、振動劇烈,現有的鉆柱動力學理論與測量手段難以精確分析、解釋井下現象;超高溫高壓環境下,鉆井液就像在高壓鍋里被長時間蒸煮,極易失效,難以實現挾帶巖屑、穩定井壁等功能;深部巖石應力大,且部分層段破碎,井壁穩定分析預測難度大。這些都是我們經受過的極限考驗。

                                            • 看點四 萬米鉆探取得哪些顯著進步?

                                              孫金聲:萬米超深井鉆探是中國石油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向地球深部進軍是我們必須解決的戰略科技問題”“能源的飯碗必須端在自己手里”等重要指示批示精神的重大舉措,肩負著地球深部科學探索、超深層油氣發現、鉆探工程技術裝備驗證三大任務,是未來油氣發展的必由之路。通過萬米鉆探,我國鉆井工程技術在裝備、工具、井筒工作液、理論模型等方面取得了顯著進步。中國石油自主研制了12000米特深井自動化鉆機、大功率頂驅、超高壓井控裝備、精細控壓鉆完井裝備、井口自動化裝備等,研發了大尺寸垂直鉆井工具、高效破巖鉆頭、高鋼級抗硫套管等關鍵工具以及抗溫220攝氏度井筒工作液,整體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 如何與地球談談心?
                                                “上天、入地、下海、登極”是人類認識自然和挑戰自然的四大壯舉。以大陸科學鉆探為主的“入地”工程是獲取地下實物信息的唯一手段, 其難度絕不亞于“上天”工程。 【詳細】
                                            • 塔里木盆地打萬米深井有多難
                                                塔里木盆地歷經8期構造變形,地下構造如同錯綜復雜的迷宮。盆地油氣藏普遍存在超深、超高溫、超高壓、高含硫“三超一高”的特點。在全世界衡量鉆井難度的13項指標中,塔里木油田有7項指標排名第一,綜合難度為世界之最,要在塔里木的“聚寶盆”里掘出油氣,就要攻克這一道道難關。【詳細】
                                            • 深地一萬米
                                                在我國油氣勘探開發實踐中,埋深超過6000米的地層為深層,埋深超過8000米的地層則為超深層。我國深層、超深層油氣資源達671億噸油當量,占全國油氣資源總量的34%,深層、超深層已經成為我國油氣重大發現的主陣地。深層油氣資源勘探開發是開展地球深部探測的重要組成部分。【詳細】
                                            • 極目“地下珠峰”
                                                為何要挺進地下萬米、萬米科探井難在哪、中國石油如何應對萬米之難以及萬米科探井開鉆有何重大意義幾個方面向公眾呈現石油人攀越深地油氣珠峰的實干創新精神。【詳細】

                                            版權所有:中國石油新聞中心‖京ICP經營許可證010289號‖國新網許可證10120170016號

                                            專題策劃:陳 娜  設計制作:楊 娜

                                            日韩国产中文字幕免费